梅州志愿者,梅州义工,梅州正能量,梅州公益

梅州正能量_梅州志愿者_梅州义工_传播正能量的网站

正能量:一切予人向上和希望、促使人不断追求、让生活变得圆满幸福的动力和感情
梅州正能量
当前位置梅州正能量_梅州志愿者_梅州义工_传播正能量的网站 > 每天正能量 > 慈利山村的教师绝境托"孤" 女老板承父业进深山

慈利山村的教师绝境托"孤" 女老板承父业进深山

类别:每天正能量 围观: 时间:2014-10-05


 

2009年4月,爸爸薛绍理坐在椅子上,一边打着点滴,一边辅导女儿薛姣上课。
 

“湖南最美家庭”的据守和传承——慈利教师绝境托“孤”,女老板承父业进深山

■他挑断11根扁担磨破30双鞋,自建两山有史以来最美校园

■她抛弃事业和家庭,在爸爸生命之火快燃尽时走进深山为孩子代课

她是一位土家族山村教师的女儿,专心神往外面的世界,初中结业时考上中专走出大山,在县城当上了小老板,成婚生女,过着美好的日子;而她当山村教师的爸爸,在自个挑断了11根扁担、磨破了30双鞋建立起来的高山校园作业了27年,一向到生命完结。当他身患肝癌,自知生命无多时,期望女儿可以接过他的教鞭……

用扁担“挑”出的校园

“母亲,母亲!”9月26日晚,一声嘹亮的叫喊,划破了张家界市慈利县岩泊渡镇最偏远的两山教学点的安静。叫喊的小女子只要7岁,是两山教学点仅有的教师薛姣的女儿。自从2009年薛姣来此做代课教师后,女儿简直每天都会缠着爸爸从县城开车沿着回旋扭转的公路,一路十八弯地来到这坐落高山之巅的小学,第二天早上天刚刚亮便又回去。这样的日子已差不多快五年了。

两山是慈利县岩泊渡镇一个偏远的土家族村。这儿的两山村教学点是邻近几个村子仅有的校园,也只要一位教师。而关于这位仅有的教师薛姣来说,她最初从这儿脱离并在县城成家生女,当小老板时,就压根没有想到过要回来。

这事得从薛姣爸爸薛绍理说起。

1978年,薛绍理从桃源师范校园结业回到家园,年近七旬的老支书立立刻门:“绍理,咱村太穷,另外教师不肯来,咱校园只要靠你了!”望着老支书那充溢巴望的目光,薛绍理深深地晓得山里娃求学的艰难,他抛弃了在镇中心完小作业的时机,来到了两山教学点。

薛姣从明理起也就一向和爸爸母亲居住在两山这所粗陋的小学里。这儿人迹罕至,没有另外教师情愿来,薛绍理是仅有的教师兼校长;而母亲唐金平曾是爸爸的学生,也不管娘家人对立跟从爸爸而来,责任做了校园的厨师和保管员,并在校园周围开出了一片荒地,种上蔬菜瓜果。一家人过着清贫而单调的生活。

薛绍理27年如一日地等待这所寒酸的校园。尽管薪酬菲薄,他还为一些赤贫的学生垫付了三万多元的学杂费。薛绍理先后屡次被评为市、县先进自己,2007年还被评为湖南省优秀教师。

从小在高山校园长大的薛姣目击了爸爸的辛苦与清贫,决计这辈子不做教师。而薛绍理却期望女儿能子承父业。

2000年,薛姣初中结业时,父女俩爆发了最剧烈的一次对立:薛绍理想让薛姣上师范校园,而薛姣却坚持要读自个喜爱的计算机专业。无法压服女儿,气急了的薛绍理首次着手打了女儿。

薛姣捂住自个的脸:“我不想当教师,不想和你相同一辈子呆在大山里,整天都面临那些赤贫的孩子。”

父女俩谁都无法压服谁,终究薛姣仍是挑选了她喜爱的计算机专业。但每个寒暑假,她都会回到两山的校园里。爸爸照旧照看那些孩子,母亲照旧当责任的保管员,连同清贫的家,全部都没有改动。

2002年,岩泊渡镇政府要将这所校园撤并,将薛绍理调到镇中学作业。薛绍理听到后,屡次跑到镇政府和联校缠着领导说山高路远,这些留守孩子上学来回几十里路不方便,终究总算将这所校园保留了下来。

2003年中专结业,薛姣抛弃去大城市作业的时机,决计自个创业。通过调查,她预备在县城里开一家服装店。

7月,薛姣回到家,她想从爸爸母亲那里得到一些支撑,却看到爸爸正挑着萝筐灰头土脸地整修校园。薛姣打听性地向爸爸说了自个的主意,薛绍理缄默沉静了好一会才说:“家里连卖猪的钱都用在建校园上了,真实没有!”

薛姣怏怏下山,心里种满了对爸爸的不满,怨他忽略了自个的存在。而薛绍理却由于校园太褴褛,怕学生被砸伤,拼了命地建校园,扁担挑断了11根,解放鞋磨破了近30双,总算在2004年建起了两山有史以来最秀丽的校园。

薛姣终究从亲戚家得到帮助,并将服装店运营得很成功,每个月都有不错的收入,变成女老板。由于都忙,父女俩只要在春节的那几天才有时机呆在一同。在一同时,薛绍理说得最多的仍是他的学生。

爸爸身患绝症以后

2006年,薛姣与爱人滕明胜在县城买了房并成婚。一天深夜,薛绍理带着8床棉絮来送给薛姣:“爸爸母亲无能,你成婚我只能为你增加几床棉絮。山里的那些孩子太苦了啊!”那一刻,薛姣总算理解爸爸的那分心,6年后跪在地上叫了一声“爸爸”!

2007年薛姣生了女儿,满月那天,按土家族的习俗是要回娘家去的。薛姣夫妻两人抱着女儿刚到山脚,便看见十几位学生的家长在山脚等着她。本来爸爸要给学生上课,那些家长便自觉地把薛姣接到校园。许多人还带来了腊肉和柴鸡。那一刻,薛姣的心里很感动。

2009年3月,薛绍理在长沙被确诊为肝癌晚期。三十多个孩子都来医院看望薛绍理,哭着要他好起来,回去给他们上课。在场的人无不感动,悄悄地躲在一边抹眼泪。

2009年4月19日,薛绍理不管家人和医师的劝阻,拖着病体踏上了回家的路。他来到两山小学,坚持给孩子们上课。

薛绍理模糊感到,生命终究的时间随时都会到来。一天,他拉着薛姣的手说:“假如我走了,没有教师情愿来这儿上课,校园就会撤并,孩子们上学就会愈加艰难,你情愿来这儿代课吗?”

薛姣从来没有想过这样的问题。最初她执意不想当教师,即是想逃离爸爸的那份清贫与辛苦。假如容许爸爸,自个运营良好的店子就得转让,那但是自个多年的汗水啊!假如不同意,爸爸的遗愿无法完结,那他是死也不会瞑目的。薛姣陷入了两难的地步。

2009年4月25日,薛绍理再次住院。陆陆续续有一百多名学生来看往薛绍理,有的年纪只比他小几岁,但他们无不带着对薛绍理的敬重。深知往日不多的他再次央求女儿能上山代课。那天,滕明胜刚好也在周围,他也为岳父所感动:“你就上山吧,家里有我呢!”薛姣点了允许。

薛绍理忧虑薛姣没有经历,于是决议抛弃医治,上山教女儿教学。薛绍理坐在椅子上,一边打着点滴,一边辅导女儿上课。课后,他又通知女儿怎么板书、备课、批改作业……

学生们含着眼泪看着这对父女,背挺得笔直,回答问题的声音也分外嘹亮,而学生的家长也都闻讯赶来,隔着窗户流着眼泪看着这对父女上课。而每一节课后,家长们都会把薛绍理抬到外面晒一下太阳,或帮他活动一下筋骨。

薛绍理越来越衰弱,他辅导的声音也越来越小,但他恨不得将自个一辈子的经历在短短的时间内全都传授给女儿。薛姣也忧虑爸爸的身体,于是不分日夜地学习爸爸的教学方法,并记在日记本里。而薛绍理理解自个的生命随时会完结,也将自个毕生的备课和学习笔记、教学心得,以及宣布的论文全都留给了薛姣。这些材料足足有近15公斤。

女儿进山支教

2009年5月28日,薛绍理逝世,近千学生及家长流着眼泪给他送别,站了满满一片山林。那一刻,薛姣更坚决了要承继爸爸的遗愿,上山任教的决计。

薛姣敏捷贱价将自个运营良好的店面转让出去;而老公滕明胜为完结岳父的遗愿,全力支撑老婆进山支教,照看好自个的家庭,也不得不转让了自个运营正巧、客源足够的长途车,到驾校做了一名教练。

2009年9月,薛姣被县教学局正式延聘变成一名代课教师。当她第一天来到校园上课的时分,村干部拿着鞭炮、学生拿着红花来期待她。

真实教学后,薛姣才晓得其间的艰苦。

一个班二十多名学生,年纪的不同却有5岁之多。一个教室里坐了一、三、五三个班,通常上了一节三年级的语文课后立刻又是五年极的数学课,而一年级的小朋友不懂规则,常常啥都不说就跑到教室外去了。

白日还好,尽管辛苦,但还有孩子们相伴。可一到晚上,和母亲二人在空旷的校园,一种如蚁噬的孤单便跟从而来。薛姣想到了自个的孩子,有时分会莫名地哭起来。她总算理解爸爸这么多年坚持下来是多么的不容易。母亲唐金平这个时分便来安慰她:“你牵挂你女儿,但你不要忘记,你也是我女儿,我期望你真实高兴。假如你不开心,你就回去吧!”

薛姣看了看母亲一眼,摇摇头:“我容许过爸爸,我一定会坚持下去。”

山里的孩子大都是留守儿童,常常犯病啥的,薛姣就如同母亲相同,喂药照看。下雨天小溪涨水,她就一个一个地接送。

可一个月后,薛姣只拿到了800元的薪酬,她心里有一些小小的绝望。是的,自个开店做老板,不只轻松自由,得到的酬劳也是在这儿教学的几十倍。但每次薛姣只要一想到爸爸央求的目光和孩子们巴望的目光,她仍是坚持了下来。

一日,在翻阅爸爸笔记时,她发现几封爸爸留下来的信。

一封是薛姣读中专那年写的:我会老,不可能一向教下去,所以期望姣儿能读师范专业后上山教学,由于山里的孩子大多都是留守儿童,缺少爱,也缺教师。可姣儿不晓得我的主意,本来她寻求自个的梦也没错,可能是我主意太过火,我是不该该打她的。

一封是薛姣成婚时写的:姣儿成婚了,他人的爸爸母亲都风风光光地把女儿嫁出去,可我这个爸爸很羞愧啊,啥都给不了。我总不能去向那些孩子讨要膏火给她作陪嫁品吧!

……

在信中,薛姣总算读懂了爸爸这么多年来的苦心。

为非常好地教学学生,薛姣自学了小学教学,积极参加各类学习培训,并不时把爸爸遗传给她的材料拿来学习。渐渐地,她的自己学问和业务知识水平得到了提高,期期都取得教学质量优秀奖。

薛姣粗陋的宿舍里,有一摞叠放得整整齐齐的童装和大大小小10来双童鞋。这是她从村子里搜集来的孩子们不要的衣裳和鞋,洗洁净后存放在校园里,废物利用。有时分孩子尿湿了,天凉了要加衣,这儿预备完全,冻不着孩子。

为了大山里的孩子,薛姣长时间居住在校园,失去了对家庭和孩子的照看。一次滕明胜去送考,女儿却在深夜发起了高烧,婆婆一人在家吓得魂飞天外,不得不给薛姣打电话。薛姣立刻请摩的师傅把她送下山,紧迫把女儿送到医院后照看了一整夜。天亮后,女儿的烧渐渐退了下去,一夜未眠的薛姣又打摩的往山里赶。山路峻峭,疲乏过度的薛姣在一拐弯处摔下了山。薛姣站起身来,衡量一下身体没多大问题,又一瘸一拐地走进教室。

2013年,薛姣怀上二胎,考虑到山路崎岖,她再也不敢下山。但她仍每天挺着大肚子给学生们上课。放假时,大腹便便的薛姣怎么下山变成一个无穷的问题。这时,一些学生家长自觉安排带来绷椅,轮番将薛姣抬着送下山,并叮咛她:开学时,他们再来接她上山。这一刻,薛姣总算理解爸爸当年为啥一向据守在大山,据守那些孩子们。她很幸亏,在爸爸的坚持下,在老公的支撑下,她做了一位教师,尽管是编外的,但她无怨无悔!

2014年5月,由于二代人三十多年据守在大山里,没让一个适龄儿童失学,薛姣一家被评为“湖南最美家庭”。9月10日教师节这天,薛姣像从前一年,收到了孩子们送给她的许多小礼物。

 


梅州正能量|梅州志愿者|网站地图||
梅州正能量 - 传播正能量 Copyright © 2014
梅州正能量(www.mzznl.com)所有资源均为网友制作上传
如侵犯到您的权益 请及时联系我们删除 本站不负任何法律责任!QQ1271006991
梅州青年志愿者交流群